特评:特雷杨赢了东契奇 这背后是美国与世界篮球31年的相爱相杀 LOL竞猜

2020年全明星周末新秀挑战赛上半场临近结束,东契奇在后场拿球,距离篮筐46英尺(约为14米)出手,球随着半场落幕的哨音落入网中。【聚焦NBA全明星】

命中这记远程三分后的东契奇笑容灿烂,而此时防守他的正是特雷-杨,这位与东契奇NBA生涯紧密相连的老鹰后卫同样十分开心,和东契奇抱在一起,两位明星球员欢喜得像两个孩子。

东契奇与特雷-杨,他们是新一代国际球员与美国球员的代表人物,他们之间有着英雄相争的对抗,却也有着英雄相惜的促进,这正是国际篮球与美国篮球在战斗中携手前行。

本次新秀赛,美国队以151-131击败世界联队,特雷-杨在这场与东契奇的对决中笑到最后,而自2015年新秀赛调整为美国队vs世界联队的模式,总计6次交锋,美国队和世界联队各取3胜,不分伯仲旗鼓相当。

新秀赛是国际篮球与美国篮球的碰撞在NBA的展示,NBA打开大门迎接国际球员的到来,这是联盟全球化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与此同时国际篮球通过与世界最强篮球联赛接轨,对美国篮球独霸的格局形成了颠覆。

这一切是如何产生的,曾经泾渭分明的美国篮球与国际篮球,是怎样形成相互融合又相互挑战的?一场新秀赛,背后是一部篮球发展史,让我们从头说起吧。

31年前的那场会议

1989年4月,国际篮联(FIBA)在慕尼黑召开会议,以56票赞成,13票反对,通过了允许职业球员参加国际比赛的决议。

这个决议意味着,NBA球员可以参加奥运会和世锦赛(篮球世界杯前身)了。

实际上,从上世纪70年代末期开始,以斯坦科维奇为代表的篮球人士,就呼吁解除职业球员不能参加国际比赛的限制,因为这个限制除了对美国有效外,对其他国家基本上形同虚设。

在1989年之前,参加国际比赛的球队,会采取各种各样的手段,既让国内最优秀的球员参赛,又避开职业球员限定,比较典型的方式就是给这些球员冠以其他的工作身份,如果你在那时候看奥运会或者世锦赛参赛名单,会看到许多“医生”、“警察”或者“军官”,大多是虚构的职务,只是为了钻规则的空子。

美国队没有这样做,因为他们觉得实力足够,根本不必作假,派出以大学生为主的非职业球员组队就能夺冠。比如1984年奥运会,美国队召集了一百多位大学球员,组建奥运篮球训练营,然后逐步淘汰确定最后12人参赛名单。在那次训练营中,被淘汰的球员包括巴克利、卡尔-马龙与斯托克顿,可见当时美国篮球是何等人才济济。

当然,那届美国队之所以被铭记,不是因为遭到淘汰的球员中有多位后来成为NBA巨星的大咖,而是因为留下的球员中,有一位无与伦比,那就是迈克尔-乔丹。那时候的乔丹即将开启NBA生涯,但还没有在NBA正式比赛中上场,所以还不是职业球员,那届奥运会成为了美国篮球最后一次以大学生球员组队夺冠的征程。

84年奥运会,乔丹场均得到17.1分,作为队内头号得分手,带领美国队以8战全胜的战绩夺冠。乔丹展示了他卓越的攻守一体,在球场两端带动全队,那届美国队投篮命中率达到55.7%,这在当时创造了美国奥运篮球队历史纪录,与此同时他们将对手的命中率压制到38.9%,场均赢32.1分。

然而,四年之后,美国篮球遭遇了迎头痛击,再一次以大学生组队出战的美国队在1988年奥运会半决赛以76-82输给了苏联队。那届美国队也是云集了大学篮球精英,其中大卫-罗宾逊和丹尼-曼宁分别是1987年和1988年NBA选秀状元(罗宾逊在成为状元后,去海军服役,所以在1988年奥运会时还不是职业球员),但苏联队拥有更强的综合实力,也做了精心的准备,其中有一个细节,在奥运会开始前,苏联队两位球星萨博尼斯与马修利奥尼斯获得了篮协承诺,只要夺冠,就可以去NBA打球。

在对美国队的比赛中,萨博尼斯贡献13分13篮板,马修利奥尼斯得到19分,携手带队击败美国队,并最终在决赛中战胜南斯拉夫队夺冠。“我们将那次奥运会看为通往NBA的门票。”马修利奥尼斯说。

1988年奥运会无缘决赛,令美国篮球开始反思,认识到以纯粹的非职业球员组队参赛,已经没有竞争优势。“在那届奥运会之前,我们去欧洲打了热身赛,这是我第一次认识到欧洲篮球已经发展到什么程度,我们有更好的身体天赋,但篮球比赛可不是只比谁跑得快跳得高。”大卫-罗宾逊说。

但是,是否允许职业球员出战国际赛事,FIBA内部争论很激烈,反对者认为一旦解除限制,其他国家恐怕难以与美国队抗衡,而支持者认为只有让最优秀的球员参赛,才能促进世界篮球的发展。这样的争论在1989年慕尼黑会议之前终于平息,主要原因是FIBA遭遇了财务危机,而想解决问题,就要让比赛更好看,更有吸引力,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途径,就是让职业球员尤其是NBA球员参赛。

于是,封闭已久的大门打开了,职业球员获准出征国际比赛,NBA与国际篮球的桥梁开始建立。

巴塞罗那的篮球梦

在职业球员可以参加国际比赛的决议通过后,NBA内部争论不休,很多人觉得派遣NBA球员去打国际赛事不妥,因为这等于牺牲球员们的休赛期,并且会带来伤病隐患,球队的老板们不会同意这样做。

但是,有一个人支持,那就是时任联盟主席大卫-斯特恩。斯特恩意识到,让NBA球员出现在全球瞩目的国际重大赛事中,对于NBA进军国际市场意义重大,联盟最终会从中获得巨大的利益。因此,斯特恩积极参与到1992年美国男篮的组建中,在多方努力下,梦之队诞生了。

那支球队有多么豪华,只要看名单中的三个人就知道了,乔丹、“魔术师”约翰逊与拉里-伯德。“魔术师”与伯德是NBA80年代的标志,而乔丹是90年代的王牌,实际上当时“魔术师”因病已经从NBA退役,伯德因背伤正在考虑结束球员生涯,三巨头中只有乔丹正值巅峰,但美国队还是毫不犹豫地邀请“魔术师”和伯德出战,划时代巨星的宣传效应要比赛场效应更重要。

梦之队的影响力,在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之前的美洲杯中就显示出来。在与阿根廷队的比赛中,“魔术师”正防守一位持球进攻的阿根廷球员,那位球员运球到了篮下突然停了下来,没有继续发起进攻,“魔术师”很诧异地问道:“你这是干什么?”那位球员答道:“魔术师,请你等一下。”

这是在打比赛呀,“魔术师”没有等下去,而是伸手将对方的球断下,此时阿根廷队板凳席突然爆发出欢呼声,原来那位球员和队友约定好,如果是“魔术师”对位防守他,一定要拍下照片。“魔术师”惊讶地发现,当拍照完成后,那位阿根廷球员激动地流下了眼泪。“魔术师先生,我真不敢相信是你本人,我经常在深夜看你的比赛,这是我一生中最激动的时刻。”那位球员说。

在对波多黎各的比赛中,伯德因为背伤没有上场,不但对方球员感到遗憾,连裁判都着急,一位负责该场比赛执法工作的裁判找到伯德,请求伯德登场,哪怕就打几秒钟也行。“这样我就可以和家人朋友们吹嘘了,我执法过伯德参加的比赛。”那位裁判说。

当然,偶像魅力最大的还是乔丹。当梦之队抵达巴塞罗那的时候,记者和球迷将梦之队居住的大使酒店围得水泄不通,乔丹从球队大巴走下来的时候,现场气氛达到高潮,一位来自意大利的记者被挤倒在地,此时欧洲的绅士风度早已被疯狂的人群抛在脑后,那位不幸的记者被踩了好几脚,却还是奋力爬起来去抢占拍摄位置。

“当迈克尔走下来,现场就失控了,那种场景我从未见过,简直不可思议。”卡尔-马龙说。

就比赛本身而言,梦之队完全是实力碾压,他们场均赢44分轻松夺冠,主教练查克-戴利一次暂停都没叫。戴利后来透露,他曾考虑过暂停的事情,只不过理由是这样的–“我是不是要考虑一下叫个暂停给对手缓一缓呢?”

梦之队的伟大意义,并不在于金牌,而是他们通过奥运会,点燃了许多孩子的篮球梦。“看梦之队比赛的时候,我14岁了,在那之前,我一直认为篮球是女孩子的运动,因为我的妈妈和姐姐都打篮球,这听起来似乎没有什么逻辑,但我那时候就是这么想的,直到我看了梦之队的比赛,我才发现原来篮球是这么好看啊,我深深地爱上了这项运动。”诺维茨基在2011年带领独行侠夺冠后,回忆起梦之队对他的影响时说。

不仅仅是诺维茨基,西班牙的加索尔,阿根廷的吉诺比利,法国的帕克,巴西的巴博萨,加拿大的纳什,当梦之队在巴塞罗那掀起篮球旋风时,他们都是篮球少年,喜欢篮球,但并没有坚定地将这项运动作为自己未来发展的事业,直到梦之队的出现。

“梦之队是篮球历史最有影响力的球队,”在1988年奥运会帮助苏联队打败美国队,1989年进入NBA征战7个赛季场均得到12.8分的马修利奥尼斯说,“当时在全世界,有那么多的孩子观看了梦之队的比赛,他们发现原来篮球可以与足球一样好看。”

颠覆、复兴与再颠覆

梦之队的出现,将NBA推向全球,NBA也向越来越多的国际球员敞开,这在深化联盟全球化战略执行的同时,让国际篮球与美国篮球之间产生了更加激烈的碰撞,美国队从1992年开始建立的篮球霸主地位,逐渐被动摇。

在梦之队巴塞罗那夺冠后10年,美国队终于被国际篮球从神坛击落,2002年世锦赛,2004年奥运会,2006年世锦赛,美国队连续三届世界大赛无缘冠军,带队击败美国队的是西班牙的加索尔(2002年世锦赛),南斯拉夫的佩贾(2002年世锦赛),阿根廷的吉诺比利(2002年世锦赛与2004年奥运会),波多黎各的阿罗约(2004年奥运会),立陶宛的贾斯科维休斯(2004年奥运会),希腊的斯潘诺里斯(2006年世锦赛),这些在国际赛场颠覆美国队统治的球星,都拥有在NBA打球的经历。

曾在NBA市场部工作的里克-威尔兹坦言, 梦之队的成功,令世界篮球的发展加速了至少20年。对于这种观点,曾代表西班牙队参加过1992年和1996年奥运会的胡安-安东尼奥-奥加登表示:“梦之队让美国篮球成为了世界篮球的组成部分,当年美国队被认为不可战胜,但对于我们而言,那是一个挑战,我们渴望接触最优秀的篮球,这样才能变得更强,梦之队曾经的无坚不摧,让我们更加清楚差距有多大,应该怎样努力。”

国际篮球用了10年的时间,终于再一次获得与美国篮球平起平坐的机会,也令美国篮球觉醒,放下曾经的自大,改变组队模式,强化集训,建立国家队人才储备库。“我们以前就是召集一些球星,在一起训练13天左右,主要是解释一下国际篮球的规则,然后就等着他们拿金牌,”美国队执行董事杜利说,“现在回想起来,我们的这种行为是对于比赛,对于其他球队的不尊重,而不尊重是要付出代价的,我们必须做出改变。”

认真的美国篮球在2008年奥运会实现救赎,随后将2010年世锦赛、2012年奥运会、2014年篮球世界杯和2016年奥运会冠军全部收入囊中,再次睥睨天下。

然而,在2019年篮球世界杯上,美国队再度折戟,在四分之一决赛不敌法国队,导致世界大赛48连胜终结,而后在5-8名排位赛中再度刷新成绩下限,不敌塞尔维亚队最终只位列第七,创美国队在世界大赛(篮球世界杯和奥运会)最差战绩。

美国队在篮球世界杯的惨败,一方面是球星纷纷退出导致阵容欠佳,另一方面国际篮球通过NBA实现快速进步,令美国以“二队”或者“三队”等级的阵容轻松夺冠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以击败美国队的法国队为例,他们的世界杯阵容有5位NBA球员,其中效力爵士的戈贝尔对美国队拿到21分,在魔术打球的富尼耶贡献22分,两人之间的挡拆配合让美国队苦不堪言。

在2019年篮球世界杯,有创纪录的54名NBA现役球员出战,总计有103名球员与NBA相关(NBA现役球员、NBA选秀球员或之前拥有在NBA打球的经历)同样创历史纪录。32支参赛球队中,有25支拥有NBA球员,其中击败美国队的法国和塞尔维尔各自拥有5名NBA球员,夺冠的西班牙队有4位NBA球员。

美国队失去冠军的背后,是国际球员在NBA越打越好。根据NBA官方公布的数据,在2018-19赛季中,共有108位国际球员征战NBA的比赛,分别来自42个国家和地区创历史纪录,2019年全明星正赛有7名国际球员参赛,2018-19赛季MVP阿德托昆博来自希腊,最佳防守球员奖获得者戈贝尔来自法国,最快进步奖得主西亚卡姆是喀麦隆人,最佳新秀东契奇是斯洛文尼亚篮球金童,国际球员在NBA传承中迎来新的发展。

“这意味着很多,因为我们为后来的国际球员开辟了道路,希望更年轻的国际球员能够跟随我反恐精英cs手机版中文们的足迹,”阿德托昆博说,“我们是跟随着吉诺比利、诺维茨基、保罗-加索尔、萨博尼斯等前辈。希望下一代国际球员,能够追随我、约基奇、东契奇和恩比德。”

新的时代,新的开始

在2019-20赛季,NBA有来自38个国家和地区的108位国际球员,这是NBA连续第六年国际球员数量达到100位或以上,联盟30支球队都至少拥有一位国际球员。在1994-95赛季,NBA国际球员只有24位,25年的时间,国际球员在NBA的数量实现了飞跃式攀升。

不仅仅是数量多,质量也越来越高,本赛季全明星正赛有来自除美国之外7个国家总计8名国际球员参赛,再度刷新NBA历史纪录,这手机csgo怎么下载8名球员分别是阿德托昆博(希腊)、东契奇(斯洛文尼亚)、恩比德(喀麦隆)、西亚卡姆(喀麦隆)、戈贝尔(法国)、约基奇(塞尔维亚)、小萨博尼斯(立陶宛)和本-西蒙斯(澳大利亚)。

在本次新秀赛中,有4名球员来自加拿大,分别是尼克尔-亚历山大-沃克、谢伊-吉尔杰斯-亚历山大、RJ-巴雷特和布兰登-克拉克,这创下NBA历史新纪录。加拿大是NBA国际球员最大输出国,本赛季有16位加拿大球员在NBA打球。

2019年选秀,八村垒成为首位进入首轮的日本球员,在本次全明星周末。八村垒再度刷新历史,成为首位参加新秀赛的日本球员。

国际球员在NBA起到愈发重要的作用,带来了国际篮球与美国篮球全新的对抗。东契奇与特雷-杨,NBA生涯从选秀开始就交织,东契奇本赛季场均28.9分9.5篮板8.7助攻,12次打出三双,特雷-杨场均29.7分4.4篮板9.2助攻,21次打出两双。

东契奇与特雷-杨本次全明星周末不但共同入选新秀赛,还在全明星正赛首发票选中上榜。在全明星历史中,上一次出现两位“二年级”球员进入全明星首发的情况是在1996年,那一年同为NBA“二年级”球员的格兰特-希尔与基德分别代表东部队和西部队首发。

lol外围

在本次全明星周末,东契奇和特雷-杨已经启动国际篮球与美国篮球新一轮波澜壮阔的相辅相成相爱相杀,而在全明星之城芝加哥,未来正在生根。北京时间2月15日至2月17日,篮球无疆界全球训练营在芝加哥举行。篮球无疆界开创于2001年,由NBA与FIBA联合创办,旨在为年轻的篮球运动员提供帮助,带动社区体育文化发展。

篮球无疆界最初在欧洲进行,随后推广到非洲、美洲和亚洲,小加索尔(2003年篮球无疆界欧洲训练营)和恩比德(2011年篮球无疆界非洲训练营)等多位NBA国际球员参加过。在2015年,篮球无疆界全球训练营计划启动,该项训练营已经成为NBA球队挖掘优秀年轻球员的平台,联盟30支队伍都会派出球探赴现场考察球员,入选本次新秀赛的国际球员艾顿(进入名单,但因伤未能参赛)、巴雷特、亚历山大和八村垒,都拥有篮球无疆界全球训练营的经历。2019-20赛季,NBA有创纪录的30位球员曾参加过篮球无疆界训练营,其中14人来自全球训练营。2001年至今,已有133个国家和地区的超过3600名球员参加过篮球无疆界训练营,其中69人进入了NBA。

本次篮球无疆界全球训练营将有来自34个国家和地区总计64位16到18岁的男女青少年篮球运动员参加,球员们将在训练营中接受体测,参加各项训练,训练营设有锦标赛,将通过比赛决出男女队的冠军。本次训练营云集了全球范围内顶尖的少年球员,比如来自刚果的乔纳森-库明加,出生于2002年的库明加身高2.03米司职小前锋,运动天赋惊人,他将在2021年进入大学,目前在ESPN的2021届NCAA招募实力榜上位列第一,如果发展顺利,将是2022年状元秀热门之选。

除了库明加,位列ESPN高中实力榜前十的穆萨-西塞(几内亚)与穆萨-迪亚巴特(法国),进入2021年选秀预测乐透榜的朱安-比加林(法国)等年轻球员中的佼佼者都将参加本次训练营。来自中国的崔永熙和曲虹霖也在本次训练营名单当中。NBA球员西亚卡姆、贝尔坦斯、马尔卡宁,公牛助教乌姆洛夫,雄鹿助教贝克、朗斯塔夫和苏利文,将在训练营为球员们提供技术指导。

从1989年的慕尼黑会议,到2020年的芝加哥训练营,31年的时间,国际篮球与美国篮球在相互融合中进步,在相互对抗中成长,比赛胜负只是一时,双赢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

You might also enjoy: